第 1 章 無分(一)

排雷嗷:1.咱都看小說了,就彆帶腦子了親親。

2.本文是雙男主,彆看岔眼了親親。

3.本文是短篇合集,每一個故事非同一個攻受親親。

4.大概是甜文親親,至少前麵甜甜的親親,可能會稍微be一下。

5.文筆、邏輯不好的親親,眼光比較高的到這兒就可以退出了哦親親。

6.受不了我說話方式的可以退出了呢親親。

7.好的,排雷結束了呢親親。

———正文———緣起於心,緣滅於心。

———佛陀。

*我第一次動搖了信仰,是因為春天。

不悔,是因為我出生便在春天。

———時見春我因為春天而愛上了春天。

此後每一年,我念著的,盼望著的都是春天。

———林念春*(純屬虛構,請勿考究相關知識)(一切不符合常識、現實的東西=我編的)“有緣無分。”

長空碧藍,檀香流轉,初春時節,剛下了一場淅淅瀝瀝的雨,山道兩側挺拔的綠樹上掛著要落不落的雨珠,銀色台階上人群湧動。

半山腰處的寺廟人群熙熙攘攘,手裡捏著香到處求神拜佛,祈福平安。

寺前的地上鋪了一層粉白花瓣,姻緣樹上掛滿著紅繩姻緣牌,承載著無數人的所願所求,許願池裡的王八緩慢著爬行,硬幣落在池裡濺起細小雪白的浪花。

願成為心誠,心誠非願成。

姻緣樹不遠處,我看著眼前親密無間的兩人,斟酌了一下,隻猶豫了一秒便將結果說了出來。

聽此結果,兩人同時臉色一僵,眼神躲閃。

剛準備捲走男人錢跑路的女人:“……”糟了,他不會信了吧?

這道長有點東西。

實行一夫一妻製的男人:“……”糟了,她不會信了吧?

等等……這道士長的還挺好看……周圍來往的人不約而同慢下了腳步。

先是男人滿臉漲紅抽出了十指相扣的手,猛地站了起來,一掌拍在了桌子上。

我:“……”本就岌岌可危的木桌更加岌岌可危了。

“你胡說什麼呢你!

騙錢的吧?

下一句就是讓我們給錢續緣是吧?”

男人大聲吼道。

我一臉平靜,無波無瀾。

有些事,多了就習慣了。

男人身側的女人見此終於將懸著的心放回了肚子裡,也站起身來,細嫩的手挽上男人的手,扭頭輕聲細語道:“彆生氣親愛的,這位道長肯定是亂說的。”

我:“……你……”男人聽了女人的話,懸著的心也放回了肚子裡,他冷哼一聲,一股古早的霸道之氣襲來。

男人冷冽的眼眸裡帶著三分不屑,西分漫不經心,還有三分冷酷。

“你剛剛肯定是算錯了,我在給你一次機會,再算一次!”

我:“……”呃……師父好像冇教過我……我下意識摸了摸耳上的助聽器,餘光瞄到悄悄鬆開挽著男人的手,從包裡拿出了一張紙和筆不知道在寫些什麼,而男人雙眼“憤怒”地盯著眼前的男人,絲毫冇注意到身旁女人的動靜。

我清了清嗓子道:“我師從———”還冇等我說完,下一秒便男人打斷,“算了,你彆說了,我知道我和寶寶百年好合,是吧,寶寶?”

男人忽然扭頭看向女人,正巧女人似乎己經寫完了,紙條攥在手裡,筆放在裡包裡。

女人溫和笑道,眼神溫柔繾綣:“當然親愛的。”

男人像似早就知道了答案,眼光堅定道:“寶寶,我愛你。”

“親愛的,我也愛你。”

兩人深情對望,恍若千年戀人。

我:“……”地鐵老爺爺看手機即視感。

路人:“……”沉默,是今晚的康橋。

男人從示愛中抽身出來,從錢包裡取出錢遞給我,中間還稍微多停頓了一下。

“走吧,寶寶。”

“好的,親愛的。”

兩人依偎著遠去。

看著他們的背影,我沉默了。

下一位排著隊等著要算命的人也愣住了。

兩人身影消失,我左手拿著男人遞來的紅鈔票,雙眸盯著桌上女人留下來的紅鈔票。

我將兩遝東西迅速取走,眼神落在下一個人身上笑道:“美女,到你了。”

美女坐下,雙眸含羞。

“道長,你可以幫我算算,我和道長您有冇有緣嗎?”

我:“……”天色漸暗,落日餘暉灑下,人群漸漸減少,我算完最後一位,身體有些發僵。

我伸了個懶腰,揉了揉眼睛。

恰時想起那兩遝錢,拿出來一看。

一遝———紅鈔票裡夾名片。

一遝———夾著一張小紙條。

我打開紙條一看———道長,你算命挺準,能給我算個命嗎,wx135****6826。

我看你倆也是風韻猶存。

我將紅鈔票放回去,禮貌地把房卡和紙條放在了雜物袋裡。

防止哪天可能會用上。

想著我便開始收拾東西,準備回家。

“今天這麼早就收攤走人啦?”

聲音從身後傳來,我扭頭望去,見到來人笑道:“是啊,今晚約了人。”

來人是一位經常來寺裡燒香拜佛的老爺爺,頭髮花白,臉上的皺紋清晰可見,但生命的活力卻絲毫不減。

我擺攤算命也不算多久,但也不算少,見麵多了也便能聊起來。

老爺爺姓林,林硯為,家住附近,對於神佛一事,是寧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無。

聞此,林硯為臉上肉眼可見地有些失落起來,還冇等他說話,我便問道:“您要算命嗎?”

林硯為連忙擺手:“算了算了。”

我笑道:“我不急,您要為誰算?”

林硯為眼中有些詫異,但很快便道:“我想為我孫子算姻緣……”我眉梢微挑。

姻緣?

今天這是撞桃花樹上了?

這麼多人算姻緣。

“我孫子己經26了,今年帶了個女朋友回來,但……但我……看他們好像不太熟的樣子……?”

林硯為有些躊躇。

不太熟,好新鮮的形容詞。

突然,一道聲音從身後傳來。

清脆而明亮。

“爺爺,終於找到你了!”

我清晰地看見林硯為眸中一亮,有些沙啞的聲音努力大聲迴應:“哎!

念春,懷薇,你們快過來。”

等等。

念春?

林硯為……林念春……?

我嘴角一僵,一股心悸湧上心頭,緊張感佈滿全身。

不會吧……應該……不會吧?

至少不應該吧?

我努力地催眠著自己,轉頭一看。

懸著的心,終於死了。

———本章完———作者有話說:看了卷名,大家應該都知道這是個什麼e了吧,祝大家看的開心。

(重點是我寫的開心,偶爾瘋癲,諒解一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