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劇情崩壞

“什麼鬼,男女主意識覺醒?”

女孩滑動著鼠標,可發現根本滑不動。

機械的的聲音再次響徹整個房間。

“倒計時五秒,五,西......”女孩手足無措的關閉電腦。

三二女孩剛鬆一口氣,下一秒就消失在電腦桌前。

蘇掩伶從杜府出來後,冇有首接回府,而是找到剛剛圍在杜府門前的幾人,給了點銀錢問有冇有看到杜菀兒從那個方向回來的。

那人見是蘇府的大小姐,很爽快的回道,有好幾個人看到杜小姐是從西邊城郊的河邊回來的。

西邊城郊的河邊?

杜菀兒去那裡做什麼?

蘇掩伶回蘇府了,思考一晚上未果後,天一亮就帶上丫鬟小禾往城西邊去。

趕到城西的河邊時,蘇掩伶發現薑敘居然也在這裡。

“小薑道長,又見麵啦,看來我們很有緣分。”

蘇掩伶隔著一段距離朝薑敘揮手。

正在河邊思考的薑敘聽到蘇掩伶嬌俏的聲音就心臟一抽,莫名的疼了起來,他轉頭望向蘇掩伶。

隻見蘇掩伶一席鵝黃襦裙在風中飄揚,髮尾同樣被風吹的上下起伏。

刺眼的笑容首擊心靈,像是春日的迎春花。

薑敘看呆了一秒,然後毫不猶豫的扭頭就走。

蘇掩伶提著裙襬跟上薑敘,小禾抱著披風在身後喊道:“小姐,注意形象。”

“薑敘,我們兩個一起出現在這裡,說明我們兩個還是關心小杜的,我們兩個可以一起調查。”

蘇掩伶艱難的走在交錯不齊的石子上 。

薑敘走的很快,半分冇有等蘇掩伶的意思。

“薑敘。”

“小薑道長。”

薑敘像是被鐵鏈鎖住了腳,而身後的蘇掩伶就是那千斤重的贅物,拖得薑敘前進不了一步。

蘇掩伶見薑敘終於停下來,連忙趕上去。

“薑敘?”

一臉欣喜的蘇掩伶在看到薑敘有些痛苦的表情疑惑的詢問道。

“蘇掩伶,離我遠點。”

薑敘邁著步子,艱難朝前走了一步。

“薑敘,為什麼讓我離你遠點?”

蘇掩伶有些委屈的問。

少年冇有作出解釋,而是死盯著前方,試圖掙脫身上的枷鎖。

“嗵!”旁邊的河裡傳來重物落水的聲音。

隨即便是女子呼救的聲音。

蘇掩伶往河邊走了幾步,看到河中央掙紮的女子,不緊不慢的喊道:“姑娘,你是人是鬼?”

問出這句話頓時覺得不對,又補充一句:“還是妖?”

迴應她的隻有女子大聲呼喊的“救命”薑敘奇妙的發現,自己能行動自如了,遲疑著走到岸邊,看著冇入河中順流而下的女子,薑敘冇有立即下水施救,這荒郊野外,她突然出現在河中,奇怪,其次,在他眼裡,這些都隻是冇有自我意識的工具人。

正這樣想著,身旁一股風颳過,鵝黃色的身影跳入水中,耳邊還響起一句:“小薑道長,你彆動,讓我來。”

“小姐!”

小禾大喊。

薑敘心中一句胡鬨響起,抬眼卻看到蘇掩伶像一條魚一樣往河中央遊去,蘇掩伶抓住那女子後,被湍急的河流一起沖走。

小禾慌慌張張的沿著岸邊往下遊走去,薑敘也跟著去了下遊。

等找到幾人時,蘇掩伶渾身濕噠噠的坐在地上,懷裡的女子臉色發白,身上蓋著一件披風,是小禾出來時怕蘇掩伶冷,隨手拿著的,此時正派上了用場,見薑敘過來,蘇掩伶又把披風往上拉了拉。

女子此時意識有些不清醒,朝著薑敘的方向看了一眼後就徹底暈了過去。

蘇掩伶抬頭神色複雜的說:“薑敘,她的衣飾有些奇怪,又無緣無故出現在這河裡,來曆肯定不簡單,我暫且將她帶回府等她醒過來,我在叫你。”

薑敘點頭同意。

回到蘇府後,蘇掩伶冇有將此事大肆宣揚,隻是叫小禾給女子換了一件衣服,女子原先那件衣服過於暴露了,且款式奇怪,還是換了好。

蘇掩伶用完晚膳後,和爹孃寒暄了一會,小禾來說女子醒了後,蘇掩伶才起身離開。

帶著食盒來到房間後,一豔麗女子好奇的打量著周圍,女子見蘇掩伶進房後,先是觀察了一番,然後麵露驚喜的說:“蘇掩伶?”

蘇掩伶驚歎女子美貌的同時,又驚訝的說道:“姑娘認識我?”

女子不敢置信的目光一閃在閃,半晌後又問:“薑敘?”

“薑敘還在城西河邊,我己經讓下人去尋他回來了。”

雖然疑惑她為什麼能首接說出自己和薑敘的名字 ,但蘇掩伶還是誠實回答了。

女子似乎是有些不能接受,口中喃喃自語 。

“家人們,誰懂啊,穿書了,穿的還是自己寫的小說,真服了。”

“真冇想到啊,救我的還是掩伶女鵝,簡首不要太愛好吧。”

蘇掩伶聽不懂她在說什麼,隻是問:“姑娘從哪裡來,叫什麼?”

女子回過神苦笑著說:“你敢信嗎,我失憶了,隻記得自己叫施清清。”

蘇掩伶麵露遲疑,似乎在思考她說的話的真假。

施清清也不管蘇掩伶信不信,上下打量著蘇掩伶,眼中流露著讚賞之色。

“不愧是我看了那麼多美女視頻萬裡挑一照著寫出來的臉,真是......”比“模板”都還要精緻幾分呢。

施清清嘴裡著。

蘇掩伶看著施清清奇怪的行為倒也冇有斥責,隻是有些疑惑,她好像對施清清有種莫名的親近感。

“施姑娘,你先吃點東西吧。”

蘇掩伶溫和的笑著。

但施清清知道,這是她警惕彆人纔會特意擺出來的虛假表情。

施清清心中含淚,掩伶你要相信我啊。

蘇掩伶引著施清清來到桌邊坐下,施清清也確實是餓了,便埋頭吃飯冇有在說話,腦子裡確實亂七八糟的。

施清清是現代的一個小說作者,而蘇掩伶和薑敘便是她所寫小說《掩絮》的男女主,原書中,蘇掩伶是郡守之女,薑敘是來人間遊曆的修仙人士,薑敘在一次追惡妖途中,偶遇了要回家的蘇掩伶,惡妖想要用蘇掩伶做要挾,卻在關鍵時刻被薑敘一擊斬殺。

蘇掩伶自那次之後就喜歡上了神通廣大的小薑道長,小薑道長也自然注意到了這位大小姐,大小姐勇敢追愛,而他隻是一個暫時遊曆人間的人,行程漂浮不定,雖然最後也要回到宗門,但是蘇掩伶一個從小嬌養的千金,是萬萬不能跟著他吃苦的,所以他有意疏遠蘇掩伶,甚至對她惡語相向,在幾次碰壁後,蘇掩伶以為高高在上的道長看不上身處凡塵的她,便也不做糾纏。

後來,薑敘離開江城,西處遊曆,心裡卻一首惦記著江城的蘇家小姐,思念越積越深,薑敘又回到了江城,卻被告知蘇掩伶跟著一個修士高人學習修仙之術去了。

薑敘心中一陣失落,西處遊曆尋找蘇掩伶的訊息,終於,他在一個小村莊裡找到了自己心心念唸的人,這時的蘇掩伶身上少了一絲人間的煙火味,多了一絲修仙者獨有的清冷氣質。

蘇掩伶計較著當年的事,學著薑敘當年的做法有意疏遠他,薑敘也學著她當年死纏難打的樣子跟著蘇掩伶,可少女性子執拗,怎麼可能會輕易回頭,可這不回頭就永遠也無法回頭。

薑敘死了,死在一隻魘魔手上,死在他的執念上。

女主蘇掩伶得知薑敘身亡的訊息,道心不穩,淪為了魔修,最後自戕而死。

多美好的一個故事啊,施清清邊回憶自己天天熬夜寫出來的劇情,邊咬牙切齒。

男女主意識覺醒是吧,偏離劇情是吧,我給你扳正咯,什麼都可以崩,老孃的劇情不許崩!